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护田小筑:

浊酒独斟潇洒,闲庭信步悠然。 为吟佳句捻须髯,且把栏杆拍遍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小性格孤僻,平生不善言谈。 诗书一卷笑开颜,最忌无聊扯淡。 杯酒独斟潇洒,闲庭信步悠然。 为吟佳句捻须髯,常把栏杆拍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此谓雕虫,何谓雕龙  

2013-03-29 11:30:40|  分类: 护田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此谓雕虫,何谓雕龙

——读《蒲公联草》


初闻蒲公,是在上个世纪,一次饭局,几位朋友评论“时下达人”,提到蒲公,言其善属对,工书法,并说,每到春节,别人都买对联,唯蒲公自撰,以表其志。从此,对蒲公心生敬意。

初见蒲公,已是2002年(抑或2004年)季春,共同出差到呼市,但囿于身份,加之我的性格内向,虽一路同行,言语沟通并不多,期间一次偶然的饭局,使我和他有了稍微的亲近。也对他的为文、为人有了初步的了解:才华横溢,性格铿锵。言谈间,得知蒲公新出文集《联文杂记》,就抖着胆子,厚着脸皮问他索要,其实心中难免惴惴,怕其拒绝。蒲公却慨然允之。其实刚下火车,回到小镇,天已二更。我随其到家,蒲公赠书于我,并郑重其事的在扉页上题了赠言:“请庆林雅正”云云。这件事现在想来仍觉得有些莽撞。

回家捧读,受益匪浅,只是当时俗事繁杂,对之研究得并不精细。但至今我仍记得其中的一些联文,如“绿水无忧,因风皱面,青山不老,为雪白头”等等,真是美轮美奂,至少我这样认为。

由于时间和空间的关系,以后我和蒲公的交集并不多,偶尔的相聚,也是“点到为止”。

前一段时间,在外出差,偶然接到旗作协秘书长梅林姐的电话,得知我不在家,梅林姐姐告诉我,蒲公有新作问世,赠我两本,她把书送到我家附近一个朋友的店里,嘱我去拿。

回到家里的第一时间,就是取书。一本《蒲公联草》,一本《联文杂记》。

这两本书,就放在我的床头,时时玩味。

    清朝孙髯翁为云南昆明滇池大观楼做一副对联

五百里滇池,奔来眼底,披襟岸帻,喜茫茫,空阔无边! 看东骧神骏, 西翥灵仪,北走蜿蜓,南翔缟素, 高人韵士,何妨选胜登临,趁蟹屿螺洲,梳裹就风鬟雾鬓,更苹天苇地,点缀些翠羽丹霞,莫辜负,四围香稻,万顷晴沙,九夏芙蓉,三春杨柳。

数千年往事,注到心头,把酒凌虚,叹滚滚,英雄谁在!想汉习楼船,唐标铁柱,宋挥玉斧,元跨革囊,伟烈丰功,费尽移山心力,尽珠帘画栋,卷不及暮雨朝云,便断碣残碑,都付于苍烟落照, 只赢得,几杵疏钟,半江渔火,两行秋雁,一枕清霜。 

此联一百八十个字,号称天下第一联,为世人所推崇。然蒲公的一副《赤峰颂》长联堪可比肩,甚至超越。

以史扬名:诸史通幽,嬗替燕踪元祖,兴衰唐宋明清,穿越时空涵隧,星移斗转,始作松州景观。谁能解半崖岩画,两段残碑,几堆汉瓦,数块秦砖,满目苍凉悲壮?隐隐禅元仙境,偶尔晨钟暮鼓,偏惹俗子凡夫感慨钩沉。遥想那玉龙雅乐,叙说岁月匆匆,白塔青铜,演绎精深博大,王府行宫古战场,尽裸历史尸骸,只剩些隐隐锈痕。无论形影黯淡鲜活,迷离扑朔,当年落霞晚唱,旷野孤烟,牧笛天籁,犹存民族素朴遗风。莫空谈,若教阳春留驻禹甸,且休翻尘封史册,永续漠原文史,岂叹今朝难再,全凭继往开来拓荒者;

因山醒世:群山叠翠,吞吐夏雨秋霜,纵横东西南北,勾连冀壤辽疆,天造地设,终成锁轮态势。君不见四围重峦,百般矿藏,千壑碧涛,万家灯火,一行新美辉煌!森森原始公园,毕竟神工鬼斧,遍引新朋故友揽胜消闲。最爱这响水温泉,泽润英华济济,陈曲老窖,撷取绵甜香淳,蕨菜金针鸡血石,集纳河山灵气,已享尽声声美誉。有道襟怀坦荡率真,宽厚豪爽,此等盛意柔肠,肥羊奶酒,骏马萧鸣,平添乡土袅绕余韵。借慧眼,欲将沧海填筑桑田,直堪称锦绣山国,常思塞外家山,所幸来日方长,但看天南地北赤峰人。

此联488字,大气磅礴,纵横数百里,穿越几千年,旁征博引,包揽古今,把千年史话,万里风情尽囊于此,不必说平仄的要求,也不必说联内自对的技巧,但是长联精妙的构思,岂是常人做得到的,非大家不能为也。

“猫下腰来做事直起腰来做人”从“网事随风”可循得蛛丝马迹,略见一二,他不因为对常江老师的提携而苟同他的意见,也不因为清风一梦的相左而抹杀她的才情,他把与二老婆的大哭、三少爷的微笑、班主任、钢铁散人、斗鸡眼、哈哈公等的交往细细的记录出来,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蒲公的为人和做事,看出北国联坛兴衰的轨迹,看出蒲公为楹联事业的呕心沥血,也看出壮志难酬的无奈。网事随风,能吗?这实际上是蒲公对对联发展的牵挂。这种拳拳之心,惓惓之意,令人伤感。

最喜爱的是“看图说话”“联草类存”,读之,乐趣无穷,睿智,哲理,精致,细细把玩,可以佐酒,其妙处有时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

随手拈来两句:

猴子:

简直扯淡,都说你与人类合谋诡计;

不是吹牛,可知俺那祖宗改过天条。

青蛙:

长得丑原非它的本意;

叫的欢才是尔的无聊。

妙!妙!真是妙不可言。

勿用多说,你若喜欢,何不拿来一读。

蒲公曾和朋友有一对联:

此木可雕,终成大器;

他山难越,始就小虫。

蒲公自嘲,自己研究对联犹如“雕虫”,我在想:此技雕虫,何技雕龙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5)| 评论(4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