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护田小筑:

浊酒独斟潇洒,闲庭信步悠然。 为吟佳句捻须髯,且把栏杆拍遍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小性格孤僻,平生不善言谈。 诗书一卷笑开颜,最忌无聊扯淡。 杯酒独斟潇洒,闲庭信步悠然。 为吟佳句捻须髯,常把栏杆拍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向“神雕山庄”行进  

2014-05-04 16:00:54|  分类: 护田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几天前就约好了,52日,作协成员到永丰“神雕山庄”采风,我和秋子乘坐“蒲公”老师的车。

到“神雕山庄”采风,是我梦寐以求的事,最早知道“神雕山庄”,是在蒲公老师的空间。蒲公老师长于对联,是中国对联协会的创始人之一,他的对联视角独特,磅礴大气,美轮美奂。其所交往亦都是高雅之士:燕东皓月,小李寻书,钱塘角落,小鱼小水……他的学生——秋子——原来不懂格律,经过他几个月的调教,熏染,亦已小成,可与行家比肩,所作对联,精灵古怪,活泼可爱,品读玩味,令人爱不释手。

所以,到蒲公老师的空间溜达,是一种享受,这里有山有水,有花有鸟,有虫有鱼,有书有画,有诗有联。

一次,又到蒲公老师的空间里观光,被一组题为“德风堂采风”的图文所吸引:在青山绿水之间,有一所别致的庄园坐落在在窝风朝阳、绿树掩映之处。

图片里只能看到一处白墙红瓦的厅堂,厅堂谈不上恢弘,但很大气。其余的建筑都不甚明了,只能遐想。从照片来看,这所庄园的确是一个雅致之所,几个文人在品茶,几个大家在挥毫。博古架上的摆设也很独特,军帽,香炉,蒲扇,草帽……

这种朦胧,这种若隐若现,深深地吸引了我,我不禁向而往之。

早上醒来,才知道天气变坏,窗外春雨连绵,寒风萧瑟,地上已有积水,山上有覆雪,这是怎样的一个晚春啊。

我隐约地感觉到,这么恶劣的天气,去“神雕山庄”极有可能成为泡影。心内不禁有些落寞。

打开电脑,登陆QQ,发现蒲公老师在线,不仅欣然。于是赶忙给老师发一信息:老师,今天这样的天气还能去“神雕山庄”吗?老师正在电脑前忙碌,也许理解我的心急,立刻回话:我马上和梅林秘书长联系,稍后。一会,蒲公老师回话,梅林不在线,我的手机欠费,打不出,你和梅林联系一下。我遵命而行,立刻拨通梅林老师的电话,梅林老师告诉我,国主席说活动正常进行。

我不仅欣欣然而面有喜色,赶忙通知蒲公老师、秋子,到宾馆接上远道而来海棠老师,会合作协车队,向“神雕山庄”行进。

车队沿着山路缓缓而行,这是一条乡间小路,虽然狭窄,但很平坦,是用水泥铸就的,山路迂回曲折,藉此减弱山路的坡度。

车速不快,正好观光。天气恶劣,虽然令人心堵,但也成就了另一番奇景。此时已是季春,树木葱茏,草色泛青,正该春光旖旎,满眼的绿意,但此时车窗外却是另一番景色,蜿蜒的丘峦,覆盖着皑皑的白雪,高高低低的树木上悬挂着密密的棉团,鲜嫩的绿叶,在雪团中探头探脑,白和绿就这么无可奈何的融合在一起,交织在一起。这种难得一遇的奇景,令人惊喜。忽然想起岑参写的《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》里的几句诗:“北风卷地白草折,胡天八月飞冰雪,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”用梨花形容树上的覆雪,多么生动啊,此时此刻,我就有了这种感受。但此时的雪景,少了古代的凄凉,多了现代的欣悦。

行进的队伍里,不乏摄影大家,我所知道的,就有云泉飞瀑,龙泉秋韵,蒲公,梅林,王老头,海棠,万花之主,梅西等老师。我在网上经常会看到这些老师为人们留下的精彩的瞬间。

车队在高处一个停车场停了下来,老师们纷纷走下车,寻找着各自瞬间的美丽。秋子邀请我下车拍照,我借口天冷,婉言拒绝。其实因为不懂摄影,不敢班门弄斧,以致贻笑大方。

关上车门,我用手机阅读于丹老师《重温最美古诗词》,外面的喧嚣和我没关,还真有点“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它春夏与秋冬”的味道。

忽然,车门打开,一股冷风扑来,将我从沉醉中惊醒。云泉老师站在车前说,给我一点纸。我抬头一看,云泉老师满身的泥渍,赭黄色的泥水,正沿着云泉老师的上衣流过裤管,滴落在地上,样子还真有点狼狈。蒲公老师也来到了跟前,接过我递出的卫生纸,一边调笑,一边仔细的擦拭着云泉老师身上的泥渍。从他们的调侃中,我知道,云泉老师为了选择一个好的景点,不小心摔在泥地上,以致如此。

摄影是很辛苦的事,比如现在。

我忽然想起了杨朔的散文《荔枝蜜》,他在《荔枝蜜》里写道:蜜蜂不是在酿蜜,而是在酿造生活,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别人酿造最新最美的生活。

我想摄影之人也是如此,他们起早贪黑,穿行在风霜雨雪之中,披霜露,曝严寒,走荆棘,留下一幅幅美丽的画面,辛劳的是他们自己,愉悦的却是别人。

车子滑下坡路,来到一个小村,说是小村,其实也就几户人家,这几户人家,一律泥墙、红瓦,石院,柴扉。所有的屋舍院落都隐藏在层层的绿树之中,村中似乎有溪水流过,因为我隐隐听到了淙淙之声。

村子的后面是一抹苍山,顶峰,一悬崖前罩,两边侧峰渐低环抱,犹如一只苍鹰,蹲踞于此,展翅欲飞,这也许就是“神雕山庄”之由来。

山庄里没有围墙,也没有篱笆,更别说大门,几幢房舍,零散在一亩多的院子里,没有假山,也没有喷泉,不奢华,但很大气,自然,淳朴。院内有一碾,一磨,最奇妙的是院内有一棵老树,什么品种,我不晓得,但从树的虬枝,我知道这棵树历尽了沧桑。

西北角有一简陋的石阶,阶上就是山坡,一条小路隐现于林间,使人不由自主的想到“曲径通幽处”,假如是夏季,假如不是下雪,也许的确是“苍山花木深”了。山上杨树正嫩,梨花正白,羊儿漫步,鸡儿悠闲。

好一派田园景色。

想起了陶渊明的《归园田居》:

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。榆柳荫后檐,桃李罗堂前。  

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。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。  

户庭无尘杂,虚室有余闲。

似乎是这里,这个小村最好的写照。

走进厅堂,堂中一桌,桌上放着笔纸砚墨:墨已研好,笔已润透,纸已铺开。齐志军老师已经乘兴挥毫,求宝者络绎,本想上前求墨,但苦于和老师不熟,怕遭拒绝,岂不自讨没趣,于是悻悻离开,心中总有点失落。

堂中的摆设,淡雅,古朴,一扇,一笠,一厨、一柜,看似随意,实则独具匠心,全都彰显着主人的爱好和品位。

蒲公老师在他《德风堂采风》的博文里这样评价“神雕山庄”:

“‘德风堂’隐于大山深处,寇氏族人打造,堂主名守德,以德字命名,暗合以德为本,以德立世之义。山庄初建,人是初来,精神顿觉清爽,城里的阴霾一扫而光。昨夜的星辰隐去,眼前的风物怡人,鸟语花香,世外桃源。革命老区的历史遗存,增加了许多神秘和凝重;文人雅士的光顾,又多了几分逍遥和冲淡。这里是寇氏家族的聚居地,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,只望德馨一脉,文风发扬,薪火相传,崇文尚德,实在令人感动。”

我无文力也无资格作此评价,且引刘禹锡的《陋室铭》于此,权作我对主人的敬仰。

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。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可以调素琴,阅金经。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。南阳诸葛庐,西蜀子云亭。孔子云:何陋之有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