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护田小筑:

浊酒独斟潇洒,闲庭信步悠然。 为吟佳句捻须髯,且把栏杆拍遍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自小性格孤僻,平生不善言谈。 诗书一卷笑开颜,最忌无聊扯淡。 杯酒独斟潇洒,闲庭信步悠然。 为吟佳句捻须髯,常把栏杆拍遍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伫立危楼风细细  

2015-10-16 18:54:21|  分类: 护田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正是深秋时节,前几天的寒潮已经过去,外面的的天气又有了一丝温暖,已经到了北方的供暖期,虽穿的不多,但由于供暖的缘故,身上难免燥热。

于是站起身来,绕过办公桌,绕过办公桌旁边的单人床,走到窗前,顺手打开唯一能够打开的一扇窗子,一股细细的秋风扑面而来,和敞开的门形成了空气对流,屋里的闷热立刻驱散,身上的燥热也即刻消失,烦躁的心也因之平静。

于是透过纱窗,极目远眺。

其时已近暮色,夕阳斜照。

极目的山峦,与长天结成一体,在苍山和长天的接合处,烟雾迷茫,山上的景色迷迷蒙蒙,不甚分明,绿色是看不见的,看到的只是连绵起伏的褐色的山体。在斜照里,越发显得苍茫、苍凉,苍桑。

往近,烟雾变得稀薄,山体的颜色依然朦胧,但可以分辨,可以分辨出山体的颜色,一片墨绿,一片金黄,一片金黄中夹杂着墨绿,一片墨绿中夹杂着金黄,一片墨绿金黄中夹杂着橘红,一片橘红中夹杂着墨绿金黄。虽然依旧朦胧,但就在这五彩缤纷中,依稀给人一点慰藉。使人苍凉的心为之一缓。

小城前面的土山,准确的说应该叫做土丘,已经没有了几天前的妖冶和张扬。繁华消逝,尽洗铅华,假如说前几天是一位雍容华贵的半老徐娘,现在已经沦为满面沟壑的老太婆:碧绿的庄稼不见了,萋迷的野草不见了,触目所见的都是裸露的黑土,不难想象,西风过处,就会卷起一层层的烟尘。带给人的不单单是荒凉,更多的是凄凉,还有颓废。

小时候学过峻青的《秋色赋》:

 

你瞧,西面山洼里那一片柿树,红得是多么好看。简直像一片火似的,红得耀眼。古今多少诗人画家都称道枫叶的颜色,然而,比起柿树来,那枫叶却不知要逊色多少呢。

    还有苹果,那驰名中外的红香蕉苹果,也是那么红,那么鲜艳,那么逗人喜爱;大金帅苹果则金光闪闪,闪烁着一片黄橙橙的颜色;山楂树上缀满了一颗颗红玛瑙似的红果;葡萄呢,就更加绚丽多彩,那种叫“水晶”的,长得长长的,绿绿的,晶莹透明,真象是用水晶和玉石雕刻出来似的;而那种叫做红玫瑰的,则紫中带亮,圆润可爱,活象一串串紫色的珍珠。……

 

峻青对秋的描写,美轮美奂,在我的少年之心里,打下了深深的烙印,年少的我,一度受峻青的影响,是那样炽热的爱着秋天。

 

但是到了现在,到了这深秋的季节,我想到更多的却是欧阳修的《秋声赋》:

 

欧阳子方夜读书,闻有声自西南来者,悚然而听之,曰:“异哉!”初淅沥以萧飒,忽奔腾而砰湃,如波涛夜惊,风雨骤至。其触于物也,鏦鏦铮铮,金铁皆鸣;又如赴敌之兵,衔枚疾走,不闻号令,但闻人马之行声。予谓童子:“此何声也?汝出视之。”童子曰:“星月皎洁,明河在天,四无人声,声在树间。”

余曰:“噫嘻悲哉!此秋声也,胡为而来哉?盖夫秋之为状也:其色惨淡,烟霏云敛;其容清明,天高日晶;其气栗冽,砭人肌骨;其意萧条,山川寂寥。故其为声也,凄凄切切,呼号愤发。丰草绿缛而争茂,佳木葱茏而可悦;草拂之而色变,木遭之而叶脱。其所以摧败零落者,乃其一气之余烈。夫秋,刑官也,于时为阴;又兵象也,于行用金,是谓天地之义气,常以肃杀而为心。天之于物,春生秋实,故其在乐也,商声主西方之音,夷则为七月之律。商,伤也,物既老而悲伤;夷,戮也,物过盛而当杀。”

    “嗟乎!草木无情,有时飘零。人为动物,惟物之灵;百忧感其心,万事劳其形;有动于中,必摇其精。而况思其力之所不及,忧其智之所不能;宜其渥然丹者为槁木,黟然黑者为星星。奈何以非金石之质,欲与草木而争荣?念谁为之戕贼,亦何恨乎秋声!”

童子莫对,垂头而睡。但闻四壁虫声唧唧,如助予之叹息。 

 

没想到,在半百之年,在两鬓斑白心力憔悴之时,在历尽沧桑重读《秋声赋》之后,会引起强烈的共鸣。

 

也许是此时的心境和欧公当时的心境雷同。

少年的时候也曾装腔作势,每每吟诵:

 

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
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

 

其实只是作秀,词里的内涵,却不曾明了。

时光荏苒,时代变迁,曾经的懵懂,已经变得清晰;曾经剔透的心,已经被磨砺的百般粗糙,生活的艰辛,生存的无奈,使曾经的单纯变得千般云散,使曾经的热情变得万般沉销。

不知不觉间,已经到了晚上,窗前的秋风,依旧细细。只是西边的天际,已经有了一轮残月,残月伴随着寒星,无疑增加了夜色的凄清和寒冷,暮蝉的声嘶,更是浸淫着几多无奈和悲凉。

小镇边上的农村,隐隐传来狗吠,也许在迎接远归的游子?天边的孤雁是否在追寻远去的离人。

忽然明白了李白的: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”的孤寂,理解了苏轼的“何时长向别时圆”的怨愤。

人常常心为物役,心境不好,心情不好,即使美景,也会悲凉,所以才会有“缺月挂梧桐”的凄美,心境好,心情好,即使凄凉之境,也会有神来之笔,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是那样的静好。

在这深秋季节,伫立危楼,难免浮想联翩。

但还是要说一句: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

谁能理解我呢,我又能理解谁呢?

且享受着无边的夜色吧,享受着无边的落寞吧。

也许今夜有个好梦,但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9)| 评论(4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